“翊-人物故事”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标签移动版编辑 移动网页编辑
讨论 | 贡献
标签移动版编辑 移动网页编辑
第27行: 第27行:
    水映远处酒楼上灯,似华灯碍月乃此镇真正晚景;于天傍醉倒之夕日,一个踉跄,就滑下去,打翻颜料,向苍穹绘卷泼将星点白曜于靛蓝与黛紫。
    水映远处酒楼上灯,似华灯碍月乃此镇真正晚景;于天傍醉倒之夕日,一个踉跄,就滑下去,打翻颜料,向苍穹绘卷泼将星点白曜于靛蓝与黛紫。
    此处未有道观,这使他更感怀疑。他需要找到落脚点。
    此处未有道观,这使他更感怀疑。他需要找到落脚点。
    徘徊于大街小巷,路上行人渐少。倏的一条红影,蹿于暗中,又跳至屋瓦上。他还未看清是人是妖,便跃入别巷中 。行至镇中央,方得一小小旅舍
    徘徊于大街小巷,路上行人渐少。倏的一条红影,蹿于暗中,又跳至屋瓦上。他还未看清是人是妖,便跃入别巷中。
   蹒跚走出人影。白鬓老人狡黠一笑,招了手。翊缓缓靠近。老人一眯眼,望向翊腰身——盘缠甚少——略思虑一会,还是斟酌着是否把其安置下。
 
   不与老人相视,翊却注意扉后狸耳扑朔。他警觉靠近,正欲拔刀,闻惧声,老人却也急欲绊走将来,便持柄不言。
   一狸奴怯然探出。高不及翊腰,娇小弱力。耷拉着耳朵,眼角似噙着泪,略略颤抖。不知是翊于妖过于警惕的态度吓了她,或是见翊穿着不似常人而畏怯。
   「此处妖灵众多,人却悠然自得?奇怪奇怪。」
   老人方到,流露担心神色。抚妖头曰:“莫怕,”居妖前,诎臂护之,“此人非敢伤汝,若敢,老朽算是拼命也无妨。”
   翊叹。“在下乃云游之人游历至此,不知有如此之地,人与妖竟共处——”
   见老人送狸妖进屋。又静待片刻,老人出,曰:


<h1><em style="color:black;position:absolute;right:0px;font-size:25px">'''板言留'''</em></h1>
<h1><em style="color:black;position:absolute;right:0px;font-size:25px">'''板言留'''</em></h1>

2021年6月15日 (二) 00:13的版本

Under Construction.svg 正在施工
此页面正在进行中期或长期施工,目前页面正在被频繁修改,对此页面不熟悉的用户请避免编辑,以免发生 Help:编辑冲突
此页面为中人物的人物故事。

录目



传正


   "游历至此,伶身投乡。"
   山穷水尽之后,是豁然开朗。自山上俯瞰,乃一小镇:墨染的瓦,云砌的墙,衍衍的水道。小镇不远处是偌大的湖,在视野尽头有依稀岛屿。
   他目盈期待踱临山下。
   远处。夕阳涂抹漫天琉云,绘出紫绛、赤玉、玫金。不时闻伴鸟归林,唧唧啾啾呼唤。渔火渐起,又见炊烟袅袅。是馨怡景致。不过,如此小镇竟似有妖气缭绕,迷茫于如纱淡紫的雾霭中。
   至镇外,此羽衣弱冠才明了——街上竟有妖灵与人相处。他不禁停步,望霞光,思忖须臾。
   「这一切是妖术?」
   他谨慎入镇。一切如常。孩童穿街嬉戏归家,老翁收摊,棹舟浣女,壮男抹汗跨入舍屋。一切貌似平静而淡然,若无鬼魔异象——街上人似乎并不在意此异乡来客,就仿佛,他与环境融为一体。
   匆匆人群中,他与一羊妖对视。她贴着人类爱人的手,脸上尽是笑容。见翊,略疑惑,又随伴侣消失于人流中。
   皴眉。「如同先前……却是幻觉?」
   他止如旧是他人之陪衬风景。游历各处,求寻归宿,却不论京师樊华亦或西域凉蔽……容之不得。他循自走慎然碎步,透渔火,仿佛见彼时火树银花、曩时孤柳残叶下己方如初苍白的背影。
   水映远处酒楼上灯,似华灯碍月乃此镇真正晚景;于天傍醉倒之夕日,一个踉跄,就滑下去,打翻颜料,向苍穹绘卷泼将星点白曜于靛蓝与黛紫。
   此处未有道观,这使他更感怀疑。他需要找到落脚点。
   徘徊于大街小巷,路上行人渐少。倏的一条红影,蹿于暗中,又跳至屋瓦上。他还未看清是人是妖,便跃入别巷中。


板言留

重写ing-user:翊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夕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