翊-人物故事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Under Construction.svg 正在施工
此页面正在进行中期或长期施工,目前页面正在被频繁修改,对此页面不熟悉的用户请避免编辑,以免发生 Help:编辑冲突
此页面为中人物的人物故事。

录目



传正


   "游历至此,伶身投乡。"
   山穷水尽之后,是豁然开朗。自山腰俯瞰,乃一小镇:墨染的瓦,云砌的墙,衍衍的水道。小镇不远处是偌大的湖,在视野尽头有依稀岛泽。
   一人目盈期待踱临山下。
   远处。夕阳涂抹漫天琉云,绘出紫绛、赤玉、玫金。不时闻伴鸟归林,唧唧啾啾呼唤。渔火渐起,又见炊烟袅袅。如此馨怡景致,与他先前游处完全不同。
   入镇。他循自走慎然碎步,避开人流上了桥。定睛凝望,水映远处酒楼上灯;于天傍醉倒之夕日,一个踉跄,就滑下去,似打翻颜料,向苍穹绘卷泼将星点白曜于靛蓝与黛紫。
   一路避人影观望,他寻求着落脚点。只是怪行必惹疑引异。不经意间,他与一女子对视。她贴着爱人臂膀,尽是笑意。见其人,略感惑,又随伴侣渐踱远。
   徘徊大街小巷,行人渐少。倏的一条红影,蹿于暗中,隐跃至屋瓦上,便遁别处。
   未见客栈,得一僻静垣檐,此游者方歇了脚。倚白垣仰望,檐隙间缥缈星点,被远方灯光晕染得甚不真切。
   //自束发迫离道观,已五载春秋。亡命?遇人?亦或寻乡?漂泊川野,辽原沧茫。脚步未答。//
   巷间寂寥。望华灯未熄,他自叹几声,裹衾入睡。
   迷蒙中似被摆弄脸庞。
   晓雾杳没,鸟啼破梦。惺忪眼眸,查囊览物。也甚幸运,盘缠未少。他擦墙慢起,扑褂抖尘。
   碑石砌铺小道,大平小皴。中央有一怪符,刻凿深印:看似水流川汇,又如兽羽毛鬣。
   墙脚缈绿有无,墙粉略陈,中底有黑棕影痕。掠壁观远方,天穹初蓝,云绵织绣。他循石板路踱行,思绪如板上刻痕分断续连。
   昨暮下山,望枝叶隙间,依稀一人归影。其人背一筐柴,缓步稳行。急于寻得休处,作揖问樵夫。其不知客栈于何处,只提醒一句。镇外林出,左度小路,又遇一山。其山竟显阴冷,木丛繁簇,且忆樵夫对其片言不语,感其不似常山,不宜久留,便入了镇。
   短暂从杂绪中清醒,他颔首注视石板纹路,隐隐不安。
   妖?
   他或许早已注意。记起昨日女子,他又发觉其片刻异样——其乌黑长发在与她对视时竟褪过一染素白,而后又迅速化为绸黑。
   妖。
   道观。师父。瑞山。大江。
   正欲潜入回忆,腹中空虚再而提醒他。炊烟已起,他暂且解放思绪,急步去寻。
   行至宽街,右望遇山,原来此街便是昨暮入镇之路。往左,此街延伸远处,似至酒楼一方。得一早铺,食毕,他向店主咨问——
   店主一捋灰须,手拉筋面,揉团盖饼。眼瞧其人,手上未停。
   其人面朴皮素,微蓄乌须。身着蓝袍,似是道士。店主正视其人,问其来意。后知只是打听,便徐徐道来。
   此镇已度百载春秋。前临群山,后着大湖,遂名为。镇北矮山,晨光初耀于顶,名为;曦山东南高山,夕日终映于底,名为。镇南大湖,舟筏渔处,名为笠泽。笠泽湖中,岛洲少有。
   自褪湍以来,部分妖灵至此定居,受先祖接纳,逐渐发展。妖居东处,自笠泽至晖山;人居西方,自笠泽至曦山。年岁更迭,妖灵与人类并非毫无纠葛,然彼此心知肚明,失衡终将引祸。因之,祖辈划规定律,汐得以安平存续。

板言留

拖更一段时间,其间写作些许小故事。user:翊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夕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