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User talk:AK的话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写了个小说,就在drrr上发表吧

3
AK (讨论贡献)

从车窗上流淌的哗哗水流分散成一滴一滴的雨滴被拽回到天空中,回到了那乌云中。人们撑着伞急匆匆的倒退着,甚至让人担心他们会不会彼此相撞。 他所坐的车也成功的从他的身体中游走了,倒回了一个不知名的路口。 一辆一辆的车零零散散的从他的身体中穿梭,他的身体不知被多少的车屁股撞到了。 他看向窗外的小巷子中渴望着真相的发生,但是等到了天空抽空了所有的雨滴,人们都回到了家中开始沉眠了,天空的主动权由东边落下的太阳交给黑暗,目前为止,他都没看到小巷子的异样。 正当他准备放弃时,一群警车和救护车倒回着抵达了现场之前,还赚了一圈把车头对向了小巷子中。 救护车上下来的人们含着别样的眼神从车上带下来几个黑色的袋子,而从警车上的人们也陆陆续续从车中拿下一些琐碎的物品。 人们从袋子中缓缓拿出几具尸体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用白色胶带圈起来的人性位置中,并从抹布中放出了黑色的血液。 警车上的人们帮忙撕去了地上的白色塑胶带,并把刀子赛回到了受害者们的手中。 他依旧在观察着,等到警车和救护车一辆一辆的倒回了他们前来的方向时,他让倒流的时光加快了许久。 当他发现一个女人慌张倒着炮回小巷子时,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就是发现凶案的人。 果不其然,黑色夜晚下她倒着走出了那个躺着4具年轻男性尸体的小巷子。 他又一次的成功的加速了时间的流逝。 一个抱着年轻女子的成年大叔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放缓了时间的倒退。

AK (讨论贡献)

他只见那位大叔抱着女孩的走回小巷子时,背后有两把刀口向下的弯刀从他的背后伸出,而那两把刀口下面有两个大大的袋子,袋绳套在刀背上。 大叔叔缓缓的放下了女孩子,并慢慢的小心体贴的把她身上的衣服褪下。昏暗的灯光从小巷子中映出了真相的模样,让他有点意外。 大叔起身,倒回到巷子深处时从背上血淋淋的抽出一把太刀。当他把刀子从空中划过的时,一具尸体忽然从地上惊起,刀带着在地上喷溅的鲜血回到了受害者的伤口中。 这个受害者的伤口是在他的背后开始消失的,他跌倒着起身时伤口完全消失了。而大叔迅速的拉开了最后一名受害者和自己距离,跑回到了第三名受害者的身边。 喷射的小血柱在刀子拔入受害者的第三条腿的那一刻从四周获得血液并又回到了第三名受害者外露的生殖器中,刀口又一转把躺在墙边的第三名受害者的脖子复原。 大叔用一脚把第三名受害者从地上来回到原来的位置时,第四名受害者也跑回到了大叔的身边,把自己惊讶和恐惧的表情定格住了。 大叔又把自己的身子回退着走向了巷口的方向,刀身汇聚来自地上和墙面的血液回流到第二名者受害者的身体的同时 第二名受害者的头颅从地面上滚动了圈,身体也从地面上跪起,把自己的脖口喷射的血柱展现的很恐怖。 最后,滚动的头颅在血柱喷射的最高的时刻带领站起的身体回到第二名受害者的脖口。 大叔转动着他的身体躲过了第二名受害者手中的匕首,把太刀塞回了躺在地上的第一名受害者的身体中,并马上的把第一名受害者的身体从地面上拉回时,大叔脸上和身上的血也回到了它们的主人身体中。 大叔马上跳着把太刀拔出的时候开始溃退到巷口,只是这时他把自己血淋淋的太刀拔入了自己的手心中。当大叔的退回到了巷口时,受害者开始强奸那女孩。 而当大叔行凶的到第二名受害者时,女孩已经挣脱开第三名受害者的束缚,跑到一个垃圾桶旁抱头哭的更惨了。 大叔呢?行凶的全程中他背后的那两个大袋子依旧在他的背后摇晃。

AK (讨论贡献)

他继续让时间倒流着,大叔倒着跑出了巷口的位置,急匆匆的跑向了他的位置,并一把把一个车门甩开,回着坐到了他的背后。 他瞬间把时光流速调到最慢最慢,他把头从副驾驶往后伸,看到了大叔的脸。最后他让时间以正常的流苏继续倒流,大叔马上随着出租车倒退到了他的背后。 他继续看向了巷子中,第三名受害者继续着自己的罪行,过了一会高高兴兴的挪开了自己的位置,交给了第四名受害者。 而女孩子好像在疯狂的求救着,巷外的流动的人还不算少,但一个一个都在夜色下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最开始的方向,连看都不往巷子中看一眼。 他也不想再继续看这糟心的一幕,回到了最初的时间,也是他现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这么说,大叔是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她现在的境遇,做出租车赶到现场。从手中拔出太刀跳出刺死第一个人后拔刀转了一圈躲开第二名受害者的同时把削掉了他的头。 而第三名受害者还没穿上裤子就被他一脚踹到并划开了脖子,大叔还不觉得解气就给了第三名受害者生殖器来了一刀。 这时最后一名受害者才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起身要跑。可惜被大叔赶上从背后一刀差点削成两半。“他在心里面说着露出了一脸沉思的样子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

"肯哥,怎么了?"主驾驶位子上是他的朋友,但看着年龄比他稍微年轻稚嫩一点。“刚刚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呀"小伙子说着从胸前拿出了一包红色包装的烟点上一根。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这附近是不是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凶杀案?"肯翻了翻自己的身上,好像没找到什么。"对了,米,有没有看到我的烟?” 还没等到米回话时,肯的手机响了,他同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的口袋里面的烟。 肯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