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田正臣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Love is a leveller』(恋に上下の隔て无し)(恋爱面前人人平等)
纪田正臣是日本动漫作品《无头骑士异闻录》主人公之一,是居住在日本池袋的少年,是竜之峰帝人的小学同学兼幼驯染。他邀请帝人来池袋一起读高中。就读于来良学院。兴趣是搞笑,但通常都是冷笑话。他在黄巾贼中被称作“将军”(地位最高)。 黄巾贼是活动于池袋一带的独色帮,成员身上皆携带黄色样巾帜。

角色经历

与龙之峰帝人是幼驯染。小学时便已搬去池袋,但两人之后依旧有在网络上继续保持连络,帝人之所以进入来良就读起因便是受他邀约。在来良与帝人同年级但不同班,所属班级是1年B班。在自己的班级里担任的是风纪委员。(“因为如果是风纪委员的话就可以随便破坏风纪了!”纪田语)

兴趣是讲冷笑话,常被帝人吐槽及和OL、女生搭讪。缺点是怕冷。


曾与人在国中时期创立了黄巾贼,并且是黄巾贼的“将军”。黄巾贼这个名字是根据关于《三国志》的漫画来的。后来由于当时的女友三岛沙树因临也之故被蓝色平方打伤,内疚下离开了黄巾贼,也因此在之后对临也一直又恨又怕。其实这些事情都是由折原临也一手操控的。而正臣和三岛沙树也只是折原临也手上的棋子。

但在高一时发生的斩人魔事件里,由于杏里的受伤,在误解DOLLARS与砍人魔有关的情况下从而回到黄巾贼想为杏里报仇,后来因为知道了帝人的身份以及隐约察觉到了杏里的秘密,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混乱中将军身份甚至曾一度被法螺田等人夺走。最后在小说第三卷末,正臣孤身一人来到被蓝色平方取代的黄巾贼与法螺田做个了结,在门田等人的帮助下,打倒残党,并与帝人杏里互相道明了心意。住院后与前女友三岛沙树重新复合,在主动办理退学后与沙树一起突然的离开了池袋。离开池袋后,为了能够自立生活,不得已还是作为临也的跑腿小弟在他底下工作,与沙树现正同居中。


虽然因为沙树的鼓励,曾在小说第六卷最后鼓起勇气去见帝人,但由于凑巧撞见当时帝人向to罗丸的总长说明真实情况的情景,当时的正臣因为认为这种情况上前见面只会更伤害到对方,便没有与他见面。在小说第八卷的暑假时再次回到池袋,决心与过去做个了结。在这次返回池袋的过程与帝人的偶然再会,由于察觉到帝人的异常感到打击,但也因此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即使对方不愿意、也要帮助帝人并且将他带回,因此主动与黄巾贼最初的成员们连络。想将帝人从“非日常”中拉出来。

第十二卷时被前来滋事的泉井兰打伤,被六条救下。

第十三卷中在六条千景的帮助下和帝人见面,想让帝人回归,但帝人坦言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并对正臣开了两枪。随后帝人想开枪自杀时赛尔提救下了帝人,最后三人组重聚,在路上帝人被前来报复的那须岛捅伤昏迷,送医半年后在帝人终于苏醒的时候说“欢迎回来。”

在sh篇中被提到,在工作中,并且帮助园原杏里重开古董店。

聊天室中的网名是巴裘拉(バキュラ),受到甘乐(折原临也)邀请加入,小说3卷末初登场。喜欢用“,”分段。

黄巾贼

纪田正臣是创始人,在黄巾贼中被


称作“将军”(地位最高)。 黄巾贼是活动于池袋一带的独色帮,成员身上皆携带黄色样巾帜。

纪田还是小学生时就搬到池袋去住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地走向了池袋这个城市的深处。起初这只是单纯的打架斗殴,到后来发展成帮助同学打群架,纪田身边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人。直到后来纪田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团体,因为纪田当时沉迷的漫画是以三国志为题材,所以很自然地使用了黄巾贼这个名字。黄巾贼口号也引用了三国中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后来黄巾贼与池袋的另一个独色帮“蓝色平方”发生冲突,纪田因被情报贩子折原临也利用,并因折原临也的命令三岛沙树主动被蓝色平方首领泉井兰绑架并折断双腿。虽在门田京平等人的帮助下三岛沙树获救,但事后纪田正臣因十分愧疚而自觉无法面对沙树,经常走到沙树住院的来良医院外面却始终没有勇气探望沙树,脱离黄巾贼后,与帝人和杏里过上了普通的高中生活。在纪田离开黄巾贼的时间里,蓝色平方残党法螺田等人趁机加入黄巾贼。


直到“撕裂者之夜”之后,因同伴园原杏里受伤,纪田正臣十分愤怒,发誓找到犯人。后来纪田正臣回到黄巾贼,但因被折原临也再次利用,与两位要好的朋友龙之峰帝人(独色帮“DOLLARS”创始人)和园原杏里(妖刀“罪歌”的寄宿体)变为三足鼎立的关系。

在三大派系的冲突落幕后正臣与沙树和好如初并退学,从此以后就为折原临也做跑腿小弟。

因为担心儿时玩伴——帝人,而重新回到池袋大舞台之上。来到池袋,首先与平和岛静雄接触,在叙说了自己是用枪打伤静雄的法螺田等人的首领之后,静雄“轻轻”的弹了正臣额头,正臣发出了类似效果音的声音后倒地。随静雄等人,本想问清dollars的事情,却发现被人跟踪。而后,正臣追逐跟踪者,将跟踪者击倒后,夺出其手机,想要稍微了解一些dollars的事情,却发现了发信的名字多数为龙之峰帝人。

另一方面,杏里被两名跟踪者袭击,帝人派出成员救助杏里,正臣也前往杏里所住公寓。尽管杏里是罪歌母亲,但是躲不过偷袭而被徒桥击伤。帝人的dollars成员被徒桥击倒,剩下一名头罩面罩的dollars成员和正臣。徒桥因妨碍其爱圣边琉璃的道路,狂击未倒的


dollars。正臣认为其为青叶,想先救青叶后来再去拷问青叶。到徒桥面前,用力的往徒桥两脚之间由下往上踢去,但徒桥经过训练,猛踢正臣肚子。突然看见火苗从徒桥背上蔓延起来,满身是火的徒桥逃跑了。得救的正臣想:能够干出面不改色放火烧人的青叶一定不是正常人。随后拎起青叶衣领,将要拷问之时,从面罩中传出了“正……臣……?”的声音,正臣惊讶的发现,面罩中的脸不是黑沼青叶,而是龙之峰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