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鱼集”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把心中的梦想刺向了廖阔而美丽的蓝天。 ====、、、 ==== 向日葵 他的颜色是太阳赋予的灿烂的金黄,明媚而不妖艳…”)
1个标签2017年版源代码编辑
 
1个标签2017年版源代码编辑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1个中间版本)
第16行: 第16行:
  
 
 “ 我的太阳,我的梦想! ”
 
 “ 我的太阳,我的梦想! ”
 +
 +
 +
==== 从未远去 ====
 +
 +
 +
 +
==== 童年 ====
 +
 +
自由是每个人所向往的。
 +
 +
 +
 +
初春的第一抹新绿上闪耀着我的自由。忘了有多久,那一抹绿就已随着我的童年消逝无踪,一切都仿佛在原始之前。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也曾有过这么一个美丽的天堂,一个虚幻而真实的梦。
 +
 +
 +
 +
……踏上海岛,世界更安静了。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往前走,看到爬墙虎掩映着的绿房子,这就是我成长的故园。那一年我8岁,坐在花间的小石凳上,捧一本《格林童话》,从午后到黄昏。
 +
 +
 +
 +
临着海,一片森林中,我的小木屋静静地矗立着。森林的早晨是明媚的,恰似商量好的,百花齐放。一股掺杂着泥土芳香的气息迎面而来,淡淡的雾被一阵阵海风驱赶着,在淡蓝色的光中漂浮,沿着小溪消散。晌午,阳光穿透了迷雾,在树叶间嬉戏着。飘飞的蒲公英,翠绿的草地,几只飞舞的蝴蝶和那闪过的流苏,一切宛如童话般的美好。拌着树影的分散,暮色即将来临,漫步在海边,海风轻拂过我的面庞,穿过发间,留下海的气息。入夜了,纺织娘在森林中悄悄地拨弄着琴弦,蟋蟀幽唱的声音在深邃的夜空中,久久回荡,交织成一首经久不息的月夜之歌。
 +
 +
 +
 +
夜遗落在孤岛,海风瑟瑟。海浪遇上礁石,被摔得粉身碎骨,失去了彼岸的方向。我在记忆的长河边踽踽而行,看洪流奔涌而下,溅起朵朵浪花,绽放着我往昔的自由。
 +
 +
 +
 +
 +
 +
==== 真理 ====
 +
 +
 +
 +
以前,我是金丝雀。
 +
 +
 +
 +
一桩“意外”,将我推向了一个全然不同的未来。我遇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热烈、幸福、神秘,像一朵在天空盛开的白莲,坠入我这片原本平静的海,带来了一个多彩的世界。
 +
 +
 +
 +
——有人说,欲望的火苗如果点燃不了梦想,就将点燃灵魂的坟墓。
 +
 +
 +
 +
真理,总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到来。我奋不顾身,一头扑入这烈火之中,固执地追寻着、守护着。那双暗中操纵一切的手,将我编织进了一支无法逃离的网。
 +
 +
 +
 +
一只鸟在笼子里仰望,一个人静静地徜徉于那段自由的日子——童年是在与生命的对话中度过的。是否还记得小时候在香樟树下的闲散惬意?空气中弥漫着清香,没有学业的压力,阳光透过树枝照在身上;我们的目光也透过树冠,仰望天堂的湛蓝……拥有醉人香气和散漫阳光,得天独厚的下午第一节课,会发出招魂般的铃声,催化人们的睡眠。我乐此不疲,以行人的身份拜访每一寸生机勃勃的国土,在波浪般的树叶上触摸蓬勃的梦想;当我抬头望天空,星星已亮着几颗。
 +
 +
 +
 +
我想,不能被遗忘的是自由。我却被无情地关在笼子里,每日感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直到那一天,我自由了。面对灿烂的阳光,我欣喜若狂。我的灵魂在那一刻得到了重生,我可以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
 +
 +
 +
==== 大航海时代 ====
 +
 +
 +
 +
有人说前方是未知的海风,每一个风浪都能够淹没我,塞壬的歌会诱人忘记初衷。
 +
 +
 +
 +
但,平凡的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光芒。在边陲小镇,我向奥德修斯一样,朝着心中的方向,孤帆出航,接受战斗的洗礼,在风浪中不断的修炼、成长,用倔强的双手握紧梦想永不放弃。那一抹阳光,是这场战争最温暖的一刹那。当我生命里第一次遇见你,就知道是一辈子的注定。我们肩并肩一起跨越时间的刀锋,风萧萧兮就算放逐天际。
 +
 +
 +
 +
15岁那年,我们将迎战中考;为了梦想,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时光不吝收藏,白马俯身亲吻仓云,留下美丽的足迹,春秋更替中年轮成林。春风得意提醒我们不能放松,夏日阳光为我们披上战衣。勇气乃吾之剑,受过的伤都是我之勋章。多少爱意太过潦草,却又无法挽回;风吹花落泪如雨,留下十年的期许。曾想改变世界,却终无人问津。时间反复对折,我们仍未褪去青涩。加冕时刻,我们唱着时间的歌,相互拥抱……
 +
 +
 +
 +
历经六年,我们的世界逐渐变得不完整,因为我们早已各奔东西。我们哭了,我们笑了——世间美好的事物总是太过匆促、短暂,仿佛流星在心中留下的刹那光芒,要我们用尽一生去寻找、捡拾。我常突然思考自己来自何处,那倏然间的惊悚,似一个无底的深渊,无论我怎么努力,世界的一角已无可挽回地沦陷……直到今天,我时而伤感,我知道最爱我的童年再也不会回来。可我仍固执地相信,还有某个时空之轮在一年年寂寞地运转。它是我迷茫时的希望,是当我沉入绝望的深渊时,亮着的最后一束光……虽然那段时光已离我们远去,但那又何妨呢? 我们终究会渐行渐远.
 +
 +
 +
 +
其实她从未远去,只是我们不曾回头。
 +
 +
 +
 +
 +
 +
=====天上的街市=====
 +
 +
 +
 +
 +
 +
=====所有人都不要向我看=====

2019年6月13日 (四) 20:49的版本

把心中的梦想刺向了廖阔而美丽的蓝天。

、、、

向日葵


他的颜色是太阳赋予的灿烂的金黄,明媚而不妖艳; 他的头颅是追求托起的尊严,高贵而不傲慢,他永不低头;他的身躯是信念挺起的脊梁,脆弱而不弯曲,他用纤细的身躯支撑起沉甸甸的硕果。

也许,他永远都触碰不到太阳,但阳光就是他追求的信念;也许,这未必会给他累累硕果,但太阳就是他一生的方向。

他不为月亮的皎洁清高而动摇,不为浩瀚天宇的熠熠星辉而迷乱,更不为太阳的遥不可及而放弃。

橙黄的稻田里摇曳着一个简单的梦。

“ 我的太阳,我的梦想! ”


从未远去

童年

自由是每个人所向往的。


初春的第一抹新绿上闪耀着我的自由。忘了有多久,那一抹绿就已随着我的童年消逝无踪,一切都仿佛在原始之前。原来在我的内心深处,也曾有过这么一个美丽的天堂,一个虚幻而真实的梦。


……踏上海岛,世界更安静了。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往前走,看到爬墙虎掩映着的绿房子,这就是我成长的故园。那一年我8岁,坐在花间的小石凳上,捧一本《格林童话》,从午后到黄昏。


临着海,一片森林中,我的小木屋静静地矗立着。森林的早晨是明媚的,恰似商量好的,百花齐放。一股掺杂着泥土芳香的气息迎面而来,淡淡的雾被一阵阵海风驱赶着,在淡蓝色的光中漂浮,沿着小溪消散。晌午,阳光穿透了迷雾,在树叶间嬉戏着。飘飞的蒲公英,翠绿的草地,几只飞舞的蝴蝶和那闪过的流苏,一切宛如童话般的美好。拌着树影的分散,暮色即将来临,漫步在海边,海风轻拂过我的面庞,穿过发间,留下海的气息。入夜了,纺织娘在森林中悄悄地拨弄着琴弦,蟋蟀幽唱的声音在深邃的夜空中,久久回荡,交织成一首经久不息的月夜之歌。


夜遗落在孤岛,海风瑟瑟。海浪遇上礁石,被摔得粉身碎骨,失去了彼岸的方向。我在记忆的长河边踽踽而行,看洪流奔涌而下,溅起朵朵浪花,绽放着我往昔的自由。



真理

以前,我是金丝雀。


一桩“意外”,将我推向了一个全然不同的未来。我遇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她热烈、幸福、神秘,像一朵在天空盛开的白莲,坠入我这片原本平静的海,带来了一个多彩的世界。


——有人说,欲望的火苗如果点燃不了梦想,就将点燃灵魂的坟墓。


真理,总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到来。我奋不顾身,一头扑入这烈火之中,固执地追寻着、守护着。那双暗中操纵一切的手,将我编织进了一支无法逃离的网。


一只鸟在笼子里仰望,一个人静静地徜徉于那段自由的日子——童年是在与生命的对话中度过的。是否还记得小时候在香樟树下的闲散惬意?空气中弥漫着清香,没有学业的压力,阳光透过树枝照在身上;我们的目光也透过树冠,仰望天堂的湛蓝……拥有醉人香气和散漫阳光,得天独厚的下午第一节课,会发出招魂般的铃声,催化人们的睡眠。我乐此不疲,以行人的身份拜访每一寸生机勃勃的国土,在波浪般的树叶上触摸蓬勃的梦想;当我抬头望天空,星星已亮着几颗。


我想,不能被遗忘的是自由。我却被无情地关在笼子里,每日感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直到那一天,我自由了。面对灿烂的阳光,我欣喜若狂。我的灵魂在那一刻得到了重生,我可以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大航海时代

有人说前方是未知的海风,每一个风浪都能够淹没我,塞壬的歌会诱人忘记初衷。


但,平凡的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光芒。在边陲小镇,我向奥德修斯一样,朝着心中的方向,孤帆出航,接受战斗的洗礼,在风浪中不断的修炼、成长,用倔强的双手握紧梦想永不放弃。那一抹阳光,是这场战争最温暖的一刹那。当我生命里第一次遇见你,就知道是一辈子的注定。我们肩并肩一起跨越时间的刀锋,风萧萧兮就算放逐天际。


15岁那年,我们将迎战中考;为了梦想,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时光不吝收藏,白马俯身亲吻仓云,留下美丽的足迹,春秋更替中年轮成林。春风得意提醒我们不能放松,夏日阳光为我们披上战衣。勇气乃吾之剑,受过的伤都是我之勋章。多少爱意太过潦草,却又无法挽回;风吹花落泪如雨,留下十年的期许。曾想改变世界,却终无人问津。时间反复对折,我们仍未褪去青涩。加冕时刻,我们唱着时间的歌,相互拥抱……


历经六年,我们的世界逐渐变得不完整,因为我们早已各奔东西。我们哭了,我们笑了——世间美好的事物总是太过匆促、短暂,仿佛流星在心中留下的刹那光芒,要我们用尽一生去寻找、捡拾。我常突然思考自己来自何处,那倏然间的惊悚,似一个无底的深渊,无论我怎么努力,世界的一角已无可挽回地沦陷……直到今天,我时而伤感,我知道最爱我的童年再也不会回来。可我仍固执地相信,还有某个时空之轮在一年年寂寞地运转。它是我迷茫时的希望,是当我沉入绝望的深渊时,亮着的最后一束光……虽然那段时光已离我们远去,但那又何妨呢? 我们终究会渐行渐远.


其实她从未远去,只是我们不曾回头。



天上的街市
所有人都不要向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