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撒托斯”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6行: 第6行:


''<sup>為我而顫抖罷。世間美好的萬物,我將贈與你們新生。</sup>''
''<sup>為我而顫抖罷。世間美好的萬物,我將贈與你們新生。</sup>''
== <code style="color:cyan; background-color:black">'''<big>''請認準Tc:''#p./CaiLim.''除此之外的任何與之相似的用戶皆非本人。————原覓''</big>'''</code> ==


===<big><big><big>''{{渐变|#191970,#0000CD,#0000FF|简介。}}''</big></big></big>===
===<big><big><big>''{{渐变|#191970,#0000CD,#0000FF|简介。}}''</big></big></big>===

2021年7月23日 (五) 22:36的版本

/𝑷𝒓𝒐𝒗𝒊𝒅𝒆𝒏𝒄𝒆.𝑨𝒓𝒄𝒉𝒊𝒑𝒆𝒍𝒂𝒈𝒐.

/𝑨𝒛𝒂𝒕𝒉𝒐𝒕𝒉.

𝔗𝔯𝔢𝔪𝔟𝔩𝔢 𝔭𝔬𝔲𝔯 𝔪𝔬𝔦.𝔗𝔬𝔲𝔱 𝔠𝔢 𝔮𝔲𝔦 𝔢𝔰𝔱 𝔟𝔬𝔫 𝔡𝔞𝔫𝔰 𝔩𝔢 𝔪𝔬𝔫𝔡𝔢, 𝔧𝔢 𝔳𝔬𝔲𝔰 𝔡𝔬𝔫𝔫𝔢𝔯𝔞𝔦 𝔲𝔫𝔢 𝔫𝔬𝔲𝔳𝔢𝔩𝔩𝔢 𝔳𝔦𝔢.

為我而顫抖罷。世間美好的萬物,我將贈與你們新生。

請認準Tc:#p./CaiLim.除此之外的任何與之相似的用戶皆非本人。————原覓

简介。

普羅維登斯·阿奇佩拉格。即“阿撒托斯”。意為 盲目癡愚之神 。自宙斯誕生後1000年,天堂爆發“奧林匹斯之變”。身為 二層·平衡天堂 天使長的普羅維登斯 支持反對派,隨即于變革結束後被

宙斯宣佈處死。行刑當天,命運女神之一 [克羅托] 將普羅維登斯的尸首帶回祭壇,令普羅維登斯起死回生。宙斯再見祂時大為驚駭,再次試圖重新處死普羅維登斯,以為祂擁有了支配命運的能、

力。普羅維登斯 無限悲痛,發誓永不再回天堂后,前去魔界。一經如此,普羅維登斯 正式更名為 阿撒托斯 。並為後世的 [𝕸𝖔𝖓𝖉𝖊 𝕯𝖊𝖘 𝕯𝖊𝖒𝖔𝖓𝖘] 奠定了基礎規則。


阿撒托斯 生理性別男,種族為惡魔(95%)及獨角有翼獸(5%)。身高210cm,體重82kg。█000歲(as a demon)。北極冰川般純淨的藍色瞳孔,前額帶有螺形紋的銀白犄角,淺灰的頭髮

和巨大翼展。常著白襯衫、深藍色領結、黑西裝以及黑皮鞋。阿撒托斯 的音色接近於30-40歲的男性人類。


阿撒托斯 是名義與實質上的摩界管理者之一;同時也是[惡魔的休息室] 看守者。阿撒托斯 以自己的原則作為處事標準,同時對《惡魔契約條款》嗤之以鼻。祂大多數時候待人溫和,善於平等地

與他人進行討論。阿撒托斯 不能在除魔人“墮天”時以外被召喚,且阿撒托斯 在現世與魔界的行動取決於祂的自主意識。

阿撒托斯 對於人類/天使/惡魔持友好開放態度。

其他补充。

1.Azathoth很喜欢甜食。(这是天堂所不被允许的,威士忌同上)

2.Azathoth不喜欢自以为是,狂妄自大,在公共场合把某些东西弄得很响的人。

3.Azathoth的翅膀和犄角是祂的敏感地带。(打不过别去碰)

4.Azathoth压根不知道笑话是什么。

5.Azathoth的赏金很高。就像通缉令上写的一样。

6.Azathoth的食物是人类的痛苦和悲伤。

7.Azathoth擅长在线上引诱女孩。(和男人,我们不计较这点)

8.Azathoth会游泳。(祂不喜欢这样)

9.Azathoth知道怎样在现世处理感冒和轻度的传染病。

10.Azathoth在面对非恶意的不利情景时,通常会手足无措。

11.Azathoth不喜欢赌博,但喜欢玩俄罗斯转盘。

12.Azathoth喜欢毛茸茸的生物。(祂不会承认的)

13.Azathoth有复活和重塑形体(通常对年轻的恶魔)的能力。

如何交流?

1.阿撒托斯,+[某些詞]

*阿撒托斯,契约

*阿撒托斯,我要一杯+[空格]+[想要的东西](什么都可以

(現在就這倆


2.毛茸茸

试着发送一下会收到很可爱的反应

*並沒有什麼反應。

3.歡迎開發其他的奇怪event(?


……。

原覓有好些日子像死了一樣。他的體重驟減,像吸毒的人一樣瘦,任誰也不會相信他曾經是個體格健壯的年輕人。

啊,多麽從容的惡魔!實際上需要付出代價的也只有他自己,就像是威尼斯商人和他卑微可憐的小客戶,一個付出幾磅黃金,一個要剖出自己鮮血淋漓的心。多麽慷慨而富有的惡魔!

他捂著嘴不讓自己笑出來。

你多像他啊。

他知道血最終會流盡的,就像…以前的人。

但你不會,永遠不會知道?對嗎?

看猴戲不就應該漠不關心嗎?惡魔的眼神裏帶著憐憫 嗎?

我一定要湊夠十三個的呀。所以我體貼地用一把雕花手柄的湯勺——平時用來吃甜點的——把他的右眼挖了出來。

我刻了十二個流著血的單詞,還有數不清的,擊打造成的淤青。但是他只盯著自己的右眼。

一共是十三個傷口,外加他的靈魂

一個人真該聽聽聲帶被割壞了的人尖叫起來是什麽樣的,不然就不算是見到過地獄。

他幻想從他的身體裡流出來的那些血能燒穿我的腸子,然後從肚子上破個口掉出來,堆在一起像冷凍肉類運輸車翻了一樣。

年輕時他是這樣想的。代價遠遠不止這些。

血滲出來,把雪地變成焦土。

這就是滲了他的血的土!我差點沒立刻吐出來。死了也不讓人安寧。

我就知道你的血是黑的。可能以前不是?那又怎樣?

我能擁有一個,完整的靈魂?

召喚惡魔是他一輩子都洗不清的重罪。

復活一個現世的人是我以永恆的時間換取代價的結果。

他被嗆到了。於是再次爬起來。

原覓喘氣,發現自己的肺葉像破風箱一樣。

以前的金絲雀,飛走了。


……?

惡魔冷笑起來,語氣尖刻地說:“奪走?難道人類不會互相侵略殘殺 嗎?這和魔鬼又有什麼區別?現在,我承認:收取召喚的報酬是合法的;

我會用最有效的方法保證惡魔的利益,不容許任何挑釁。”

“我也不會再容忍你經我之手奪走任何一個人的生命了!”年輕人爭鋒相對道,“在對待人命和自身利益上,你和其他惡魔沒有任何區別

我就不該對你抱有任何期望——”(惡魔臉色微微動搖)

  他非常憤怒,“你盡管用所謂最恐怖的手段威嚇我,盡管用你的神和魔鬼的法力來傷害我,很多年來我都是這麽過的。你可以挖掉我的另一隻眼睛,

可以把我的腦袋從頸脖上取走;但你永遠都休想 我會承認你的行徑是正確的!”

  “看來我們無需再談下去了。”阿撒托斯灰藍色的眼睛冷得像冰,他站起身,居高臨下看著倔強的人類,“我已經做出了很大的讓步,拿出了足夠的誠意,而你總是喜歡把這變成一場無厘頭的爭吵。

  他離開了;大門啪地一聲關上。

  原覓坐在原處沈默了良久。

  他想,阿撒托斯只要肯說一句,惡魔的殘忍手段是正確的,或者那些給他帶來痛苦的兌換和屠殺是不正義的,即便明知道是場面話,他也願意相信。因為那是阿撒托斯。

  自從PIC被████炸毀以來,在這片戰火紛飛的大陸上,他全心全意,一廂情願信任著的······唯一的兄長,最重要的同伴······他以前相信這就是永遠。

  ——自欺欺人



觀察記錄。

1.沒什麼感覺,一個普通的惡魔。(真的嗎)——@原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