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兰多第二届故事接龙”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DOLLARS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标签移动版编辑 移动网页编辑 可视化编辑
标签移动版编辑 移动网页编辑
 
第640行: 第640行:
 
=='''留言板'''==
 
=='''留言板'''==
  
1.希望这次本侦探不要被迫害【默默许愿】2.想去逗逗与我同姓的小侦探【推眼镜】————@江户川乱步
+
1.希望这次本侦探不要被迫害【默默许愿】2.想去逗逗与我同姓的小侦探【推眼镜】————[[@江户川乱步]]
  
 
 场面逐渐刺激起来了呢w(打起来,快打起来!【起哄】)——————@折木凛
 
 场面逐渐刺激起来了呢w(打起来,快打起来!【起哄】)——————@折木凛

2020年3月27日 (五) 00:25的最新版本

活动需知

①在多兰多面包屋聊天室内/roll决定接文人员

②接文者决定后首先于本页面正文文末标注自己是下一接文者,写完文段后编辑在正文中,并在面包屋中继续/roll选出下一号;重复循环此过程至本次活动结束。

请勿在面包屋中讨论后续剧情发展相关内容

接龙内容与多兰多面包屋原型及其所在世界观无关,请架空写作

概况

起始时间 2020.02.28
终止时间
参与人员

正文

@染: “得死亡之花,享权倾天下。”

——小镇中流传着这样的话。千古流转,世代更迭,在世人渐渐将这句古语当作传说谣言时,它的踪迹浮现在眼前。

张贴在砖墙边的泛黄羊皮纸被猛地揭下,动作的主人按了按腰间的枪,径直走进墙边敞开的门。

“欢迎光临多兰多交易所,”屋主人抬头扫了眼对方手中的羊皮纸,“『恶龙之眼’交换『死亡之花’。揭榜者限三日内将恶龙之眼带至本交易所即可获取死亡之花,完成本次交易。”


@龙之峰帝人:“如果三日之内回不来会怎样?”屋主人低下头:“交易作废,重新张榜。”声音冷漠的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走路的声音渐渐减弱,屋主人又一次抬起了头,只看见一个远去的黑影,“这已经是第几百个人了?。。。。”刚响起的声音很快又被寂静吞噬,屋主人重新低下头,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另一边,拿着羊皮纸的男人站在山丘上看着脚下的街道,“一个人有些麻烦啊,再找几个人一起吧,毕竟人比怪物好解决多了。”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the reed:男人进入了小镇里的唯一的酒馆,扫视了酒馆的所有人。很快便找到了几个目标。


@折木凛:“下午好。”男人径直来到其中一人的面前:“这位美丽的小姐,您愿不愿意与我一同殉情呢?”

容貌昳丽的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灿烂的笑容:“美丽的小姐是不会轻易与人殉情的哦?”

“我也不会轻易邀请美人殉情啊。”男人耸耸肩:“不如先让我了解一下您?”

“你还是抛砖引玉一下吧,会显得比较有家教哦。”少女微笑。

“但这也太耽误您的时间了。”男人状作无奈,“毕竟,从我踏进这小镇的那一刻起,您就已经是天底下最了解我的人了啊。”

少女轻轻地笑出了声。

“我要你这双漂亮的眼睛和左腕骨。若觉得值得,我便给你提供情报和人员。”

“呵呵,我这双眼睛可价格不菲,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地送给小姐您啊。”

少女神色不动:“死亡之花难道还不足以抵你的双眼吗?”

“人是贪心的动物嘛。”男人叹气。“不过漫漫旅途中,若是有位像您一样美丽的小姐相伴,也许我就不会吝惜那一分一毫了。”

一阵沉默后,少女的脸上突然绽开了一抹极其明艳的笑容。

“我还要右肩胛骨。”“好。”

她笑得更甜了。“把你看上的人告诉我吧。”

等与所有的队员交涉完毕,已是黄昏。男人独自离开了酒馆。

酒馆中的少女望着那抹背影,眼神冰冷至极。

[装模作样,恶心透顶。]

那双漂亮的眼睛,尽管经过精心的掩饰,但却无法瞒过她。

[既然没有死亡之花重要,那直接挖下来换不就行了吗?]少女冷笑。

所谓邀她相伴,恐怕也是想趁机要了她的命吧——谁叫她觊觎人家眼睛呢?

“不过,在家中待久了,出去活动活动也是好的。”少女轻喃道。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死亡之花、又为什么要演这么一出勇者讨伐恶龙的戏码。


@白蘭:白髮的少年坐在小鎮的地標上看著這一切。

「那麼多的世界中,只有這裡剛開始嗎。」

「若是從一開始就加入這愉快的宴會,或將能給我帶來特別的樂趣吧~」

男人走過地標時,一隻天使落到了他面前,至少從外表看是天使的少年。

「那麼有趣的遊戲加上我一個吧~」

「你怎麼來了。」

「這麼有趣的遊戲,你撇下我自己玩太過分了!」

「要跟就跟吧」男人無奈的嘆氣,卻不想拒絕惡魔。


@蒲鉾権八郎:夜幕降临,少女仍坐在酒馆里,仿佛在等待什么

一个着装似日本武士的男人走进酒馆,坐在少女的对面。

“你答应了?”武士点完酒后,转头看向少女。

“嗯。”少女头也没回,小酌了一口酒

男人叹了口气:“你这趟走了的话很危险,我跟你一起去吧。”

少女转向男人,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我能保护好自己的。”

男人刚要开口,少女用食指抵住了男人的嘴唇

“而且,我还有你。不是吗?”

男人愣了一下,松了口气,嘴角微微上扬。

“看样子,又有新的工作了。”


@鈴:街边的灯火一个接一个点亮了起来,交易所一日的工作结束。

“所长,揭下这张榜的人……从来没有能回来的吧?为什么人们总是前赴后继地去寻找恶龙之眼?在我看来,这简直如图飞蛾扑火。”瘦小的银发女孩踮起脚尖,清理那张贴过久而产生的胶水痕迹。

“谁不想得到能够倾天下的权势呢?”屋主人整理着手中的羊皮纸,“放手一搏,成则飞黄腾达,败则一命呜呼。对于这些出身贫寒之人,他们只是在赌这几乎没有的可能性——毕竟这世道,依然敢去走这鬼门关的人,多是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吧。”

女孩无言,扫去刮下的碎屑。

“十一年。”“什么?”“十一年后,如果没回来,就重新张榜。我师父,上一任的所长说的,是规矩。”

交易所内不再有交谈声,半个钟点后,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今日,也与平常无异。




“既然『圣乔治』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恶龙先生也该出场了吧~?”


“啊啊……已经给他们准备了……最好的礼物……诶嘿……那时他们的表情……该会有多么……多么绝望啊……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门猫(call me cat):在太阳还没有上升的时候,多兰多小镇上出现了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

那身影闪过了每家每户的门前,留下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

在这四年一次的日子里,许多年前,有一个生命降生于此。许多年后,我们为什么不庆祝这次降生呢?在太阳到达中央之时,就让这盛宴开始吧! -------路人乙

...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多兰多交易所的窗时,所长却已经吃完早饭了。

所长仔细的将一片狼藉的餐桌收拾干净。他的心情貌似十分愉悦。

“生日吗?是时候了。”所长喃喃自语道。

餐桌上还留着一个精致的糕点,据说是从上一任所长的父亲那一直保存下来的。五六十年下来,糕点却没有一点变化。

【降生】,便是这糕点的名字。镇上的人都知道:这个糕点无法触碰,自然也就吃不到;这个糕点没有气味,自然也就闻不到。

这个糕点的由来据说是和某个神话有关,镇上的人都从他们的父辈的父辈那里听说过。

这个糕点是所长最好奇的东西,但也是全镇人民好奇的东西。

太阳半升了起来,人们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生活:

王婆开始自夸,可能是在卖瓜;

李婶正在卖菜,她可不会自夸;

李叔牵住狗绳;小狗活蹦乱跳;

水花溅向空中,太宰开始自杀。

就这样,多兰多小镇的一天开始了。


在多兰多面包屋,有三个人看着窗外的草地聊着天。

“早啊!洗衣机还没来吗?”一人说道。

“早喵~催过了喵!”另一人说道。

“......那就对战吧!”第三人熟练的整理着手上的牌库。

“不要。”另外两个人同时说道。


元气满满的店长面朝阳光向路上的行人搭话。

“早啊!朋友们!为什么不尝一口刚出炉的面包呢?.....啊!乱步先生!来一块您最爱的黑森林吧!”

现隶于多兰多侦探事务所的著名侦探江户川先生(貌似是爱吃蟹黄堡喵~)笑着拒绝了。

“帝人君!不进来坐坐吗?”店长仍然保持着热情。

某不知名网站【只有身子】创始者龙之峰帝人委婉的拒绝了。

“丹君!吃面包吗?”店长在做最后一次尝试。

马神丹沉默的走出了店长的视线。他是多兰多卡牌店的店长。

店长回到店里沉默的吃着面包,似乎受到了打击。不过很快便振作了起来。

“路人乙!吃早饭了吗?”

正在走着思考着什么的所长路人乙听到了店长的声音后停下了脚步,径直走进了店里。

“我的梦想就将要实现啦!(参考第一期)”店长亢奋的说道。

(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店长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就这样,太阳上升到了正中间,来到了中午。


几个小时前

瘦小的银发女孩铃的房间的灯早已熄灭。

“十一年?可等不了那么久了?”铃在说着梦话。床右边的桌上摆着五样东西:淡粉色的小木牌、橙色的放大镜、五颜六色的玻璃球、纯白色的卡牌、以及多兰多限定派大星侦探玩偶!

铃已经睡着了,所长亲自确认过了。

但她隔壁的灯还亮着。

油灯照映的身影有四个。灯,亮了很久。

感觉到不对劲的所长,在门外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语句:

“今天...的生日..你们准备好了吧?.....等到今天中午....就搞定了....”一人说道。

“我的.......终于要实现了!”第二种声音响起。

“就交给.....的本侦探吧!”第三人说道。

“................”第四人沉默着。

所长在脑海中构思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后便回房去琢磨自己该送什么礼物.....

过了一会,油灯熄灭了。


几小时后

太阳升到了正中央,已经中午了。

多兰多广场处于多兰多小镇的最中央。这个广场是多兰多小镇的起源地。

镇上的人们都来到了这里,似乎在等着什么。

“都准备好了吗?”其中一人向另一人搭话,他的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

“那肯定,也不看看我是谁。”另一人自信满满,晃了晃手中的木盒。

当人们看到那张匆忙的纸条时,有人去查了查日历,有人去问了问朋友,有人坐在地上冥思苦想......最后他们都知道了,今天是一个人的生日!

热情的多兰多居民几乎都准备了礼物。

王婆准备了一个大西瓜;李婶准备了最新鲜的白菜;李叔准备了一个小狗玩偶;太宰准备邀请寿星一起殉情~


十分钟前

所长在叫醒铃的时候还没有决定要送什么。

所长看着窗外的太阳,思考着要送什么。

所长看着【降生】,似乎做好了决定。

【降生】看着所长做好了决定后向它一步一步走来。

如果【降生】会说话:

“你不要过来啊!!!!不!要!靠!近!我!啊!”

【降生】应该会这么说。

所长终于决定好他要送什么了。


在楼上。

铃已经洗漱完毕,她知道今天是谁的生日。

铃心情愉快的哼着歌。房间桌上的物品等待着中午的降临。

淡粉色木牌散发出面包的香味;橙色放大镜开始聚焦阳光;纯白色卡牌闪闪发亮;派大星玩偶开始说话。玻璃球的五彩越发斑斓,上面形成了一个图案。图案就像某个智慧的眼睛,也像一只巨龙在说话。(skr~)


十分钟后

广场上面停止了嘈杂,因为故事的主角登场了。

铃缓慢的走向广场中央,她小小的身影却吸引了全镇人的注意。

所长端着【降生】心里十分高兴。

他端着【降生】走向了铃,将【降生】的底座递给了她。

铃脸上显得十分惊喜,似乎所长这一举动解决了她的一个大问题。

(这时,一个白发少年带着一个小孩来到了广场)

铃将【降生】摆在了广场的正中央,将淡粉色木牌、橙色放大镜、纯白色卡牌、派大星玩偶依次摆在【降生】周围。

全镇人都没有说话,都在静静的看着铃。

因为他们约定好了,所长先开头。

所长这时看着弯下身子来摆放东西的女孩,心里五味陈杂,竟忘了与全镇人的约定,一时沉默了起来。

铃确认好摆放位置无误后,掏出了玻璃球-------恶龙之眼。

她将恶龙之眼对向太阳。

全镇人都听到了一声龙的咆哮。

铃谨慎的将恶龙之眼摆放到了最后一个位置上,之后就像松了一口气一样说了一句话:“生日快乐。”

处于高度紧张的所长似乎被这一声祝福语吓到了,大声的重复了这句话:

“生日快乐!”

全镇人看所长发出了声音,便一起喊道:“生日快乐!”

铃这才发觉众人的存在,便迷人的笑了起来。


这时,处于天空正中央的太阳似乎被什么遮掩住了。

在多兰多面包屋聊天的三人停止了对话,一齐看向了太阳;白发少年与那个小孩也一齐看向太阳。

发现不对劲的人越来越多,但所长的眼里只有那个少女。

这时,异变发生了。

地面裂开了,一根巨大触手从里面探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地面裂开,许多恐怖的触手从里面探了出来。

人们开始恐慌了,有许多人都被触手击中。

镇上的年长老人想起了那个传说,关于【降生】的传说....

这时,铃用尽所有力气向全部人宣告:

“古神降生!”

所长听到这声宣告,急忙看向【降生】。

所长发现,【降生】周围的物品全都不见了,取之而来的是一条地缝和一位少年。

少年皮肤十分的白,就像多年没有见过阳光一样。

这时,有几个人来到了少年的身边。

他们分别是多兰多面包屋店长柒;多兰多卡牌店店长马神丹;多兰多侦探事务所的江户川乱步。再加上铃,多兰多交换所的铃。

他们所代表的建筑在多兰多小镇上刚好可以连成一个五角星!

而五角星中央,就是多兰多...


这时,铃发生了变化。

银发变成了红发,瘦弱的身子突然健康,容貌变成了酒馆少女的模样。

“铃”向所长走来,向他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老所长,也就是上一任所长,是个老糊涂了,就在今天的日子记成了十一年。所谓的恶龙之眼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为了让世人无法复活古神,也就是这位的小小把戏罢了。多兰多小镇就是为了镇住古神而建造的,但谁会想到镇压古神的英雄后人会帮忙复活古神呢?我其实不叫铃,我叫斯文。没错,和古神相伴就可享权倾天下。但死亡之花可不是个幌子。你想知道吗?”

斯文向所长伸出了芊芊细手,像是在邀请他去一场浪漫的舞会。

所长路人乙像是被迷住了心神,将手搭了过去。毕竟,他在上个月刚满十六。


这时,一张卡牌打断了路人乙与斯文之间。一位白发少年慢慢降落了下来,并收起了他那洁白的羽翼。

那白发少年对众人笑了笑,提着路人乙再次展开羽翼朝远处飞了过去.........

“白兰?怎么会是他?”龙之峰帝人发出了疑问。

“没事,无伤大雅!”江户川乱步回答道。

斯文看着白兰和路人乙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随后,斯文调动识念,一具瘦弱银发少女的身体出现在了她面前 。斯文将这具身体放到“古神”面前。

“怎么了?【死亡】?”古神问斯文。

“没事。”死亡说道。

死亡看着广场上的景象,像一朵花一样笑了起来。

“古神”看着这具身体。

不明生物吃掉了这具身体。

马神丹依然沉默着。

“我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店长柒看着广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灿烂笑容的面前却是末日的喧嚣.....


白发少年将路人乙带到了多兰多面包屋,路人乙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在悠闲的聊着天。

而且他发现聊着天的是早上的那三人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孩。

其中一黑发少年看到他来了后,向他做了自我介绍:“我是竜之峰帝人,来自过去。”

另一位用斗篷半遮脸的人把斗篷翻了过去,露出了和店长柒差不多一模一样的面孔。

“欢迎光临!我是染,来自过去。”

第三人也做起了介绍:“马神弹,来自过去。”

白发少年拍了拍他的肩。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叫白兰,来自未来。”

最后一个小孩刚想说话便被白兰打断了

“这小孩叫洗衣机,全名滚筒洗衣机!”

“滚开啦。”小孩对白兰叫道。

在把白兰赶走后,小孩说道:“我叫工藤新一,也叫江户川柯南,你叫我柯南就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路人乙向众人问道。

“我们有的来自未来。”白兰说道。

“有的来自过去。”龙之峰帝人说道。

“但我们都受到了这家伙的指引。”柯南说道。

“来拯救这场悲剧。(skr~)”染微笑说道。

“但现在还差一人。”马神弹说道。

“你要不要加入呢?”众人说道。

在这一刻,十六岁的路人乙的中二之魂燃烧了!

“我加入!”路人乙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喵!(欢迎!)”一只猫这么喵道。

路人乙发现虽然这只猫只会说一个字但他却可以听懂它的意思。

“喵。(我只是看门的,不用在意我。)”猫喵道。

“好吧。”路人乙蹲下来向这只猫说道。

“那么,我们现在要怎样拯救这场悲剧呢?”路人乙学着他们的腔调说道。

“喵~(明天再说,先睡觉!)”看门猫喵道。

“同意。”马神弹说道。

“好的。”白兰说道。

“晚安咯~各位。”染打了个哈欠道。

“晚安。”柯南已经关上了门。

“各位好梦.....”竜之峰帝人已经睡着了。

白兰将一个火箭筒放在了桌上,对路人乙说:“如果你不想掺和到这件事里,你可以用这个打自己来穿越时空离开。”说罢,白兰就去睡觉了。

路人乙看着桌上的火箭筒,思考了许久后决定明天再说,先睡觉。


早晨。

“古神”不明生物的早餐是鱼糕。

死亡给它弄来的。

但这好像不是真的鱼糕。

但不明吃起来觉得没两样。

不明生物 吃掉 鱼糕。

我们仍不知道这天所看到的鱼糕的名字。


@折木凛:当不明享用鱼糕时,铃——或者应该称作斯文,正缓缓走向交换所的地下。谅路人乙当了这么久的交换所所长,竟不知脚下有个水牢。

牢中关押的正是昨日揭榜、想要得到死亡之花的男子,此时整个下半身浸在水中,似已昏厥。

一旁看守的男人身着武士服,见她到来,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早上好,斯文。”

斯文走过去,俏皮地敲了一下他的头盔当作打招呼:“辛苦啦,权八郎先生~”

名为权八郎的武士扶了扶自己歪掉的头盔,绷起脸:“你叫我什么?这么生疏。”声音里却是掩盖不住的宠溺。

斯文冲他吐吐舌头:“叫你鱼糕桑。”她笑意盈盈,“鱼糕桑做的鱼糕很好吃哦。”

权八郎温柔地笑了:“那是因为你提供的原料品质上乘。”

说着,他看向了水牢中的男子。

斯文也望向男子,眼底逐渐染上鄙夷和讥诮:“早上好,恶龙先生。交换所收到了你的恶龙之眼,特地为你带来了死亡之花哦。不看看吗?”

男子,哦不,恶龙听闻这话,身体一颤,立即抬起了头,露出脸上双眼处的两个血洞。

“......给我。”

斯文揶揄地勾起了嘴角:“抱歉啊,恶龙之眼交换死亡之花什么的,其实是为了掩盖恶龙之眼可以复活古神这一真正用途的幌子呢,交换所不能直接给你死亡之花哦。”

“那么,你要不要试试看,让死亡之花自愿跟你走呢?”

恶龙神色不动。斯文看着对方虚伪的样子,眼中厌恶更甚。她冷哼一声:

“呵呵,你这家伙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嘛,毕竟连死亡之花站在面前都认不出的家伙、居然指望我跟你走的话,也太好笑了。”

恶龙脸上飞快地掠过一抹震惊之色,斯文看在眼里,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她抬脚朝着水牢的出口走去,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权八郎嫣然一笑。

“鱼糕桑,古神才复活没多久,可能需要吃得丰盛些哦。”

“好,我现在就开始做。”权八郎笑着应声,目送斯文离开水牢后平静地看向恶龙,眼中温柔的爱意慢慢变成了冰冷的杀意。


斯文走出交换所,望着眼前死一般寂静的小镇,愉悦地吸了口气。

昨天地下冒出的触手已经将闲杂人等清理干净了,现在,这里只剩下像她一般服务于古神的人。虽然无论是面包店店长柒、卡牌店店长马神丹、还是侦探江户川乱步,都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在利用古神,但她毫不在意。

毕竟,利用是互相的。

斯文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去古神不明那里,却看见一个面包头向她走过来。

斯文:???

由于死亡之花是不死的,所以斯文一点不慌,反而好奇地望着那个面包头。

待面包头走近,斯文仔细一端详......居然是只猫?

斯文蹲下身,柔和地向对方打招呼:“早上好啊,小猫。你为什么要戴一个面包头呢?”

“因为凛喵的设定上有容易笑掉头,为了不变成无头喵,所以找了一个面包头来代替真头被笑掉喵。”斯文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只猫居然开口说了人话,而且说的还是标准的普通话。

“凛喵是代替主人来向你传话的喵。现在多兰多面包屋里有五个人,分别是染、马神弹、白兰、竜之峰帝人、江户川柯南,还有路人乙。他们持有可以穿越时空的火箭筒,想要阻止古神复活喵。”

斯文听到这话,眼神沉了下来。

“你的主人是谁?”她抱起猫咪,轻轻抚摸着它的脊背。

“喵~”猫咪晃了一下面包头:“主人没说能不能告诉你呢喵,总之主人是支持古神的喵。”

猫咪蹭了一下斯文的手臂,从她怀里跳下来跑开了。

斯文站起身,望着猫咪远去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


@龙之峰帝人:小巷中

“主人~”猫咪欢快的向小巷的尽头跑去。那里站着一位穿着斗篷的男人,斗篷男听见动静蹲了下来,猫咪一下就冲进了男人的怀中,面包头套掉在一旁。“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猫咪在男人的怀中蹭了蹭,然后昂起小脸看着男人说:“嗯,但是主人,那个人问我你的身份,我没有告诉她,会不会有问题啊?”猫咪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疑惑。“凛做的很好,若是什么都告诉她,被动的就是我们了。”斗篷摸了摸猫咪的头,猫咪享受的眯起了眼睛。确认了周围没有助手和斯文的耳目后,斗篷人捡起头套带着猫咪离开了巷子,“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分能耐吧,死亡之花。”


另一边

感知到猫咪确实消失之后,斯文慢慢冷下脸,召唤出三根触手:“去,让柒,马神丹和乱步五分钟后到交易所集合。”触手收到命令后重新钻进地里,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去了。吩咐完后,斯文的脸上才重又恢复笑容,她转过身,准备回到交易所。不过走了没几步她又想起了那只古怪的猫,眯了眯眼睛,从腰间取下匕首在指尖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指滴落在地上,然后慢慢生长,竟在地上长出了一支花,血红的花朵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妖冶至极。“去面包屋,那只猫最好没有说谎,否则它和它背后的人我都会揪出来。。。交给鱼糕先生处置好了。”斯文笑着说道。那朵花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重新变回血液,像一根红色丝线一样向着面包屋的方向去了。这一次斯文迈着的步伐,哼着不知名的旋律放心的向着交易所走去。


五分钟后

当斯文出现在交易所的时候,柒,马神丹和乱步早就已经在等着了。“这么兴师动众的把我们都叫来是想干什么?这个镇上还有什么事需要我们集合才能处理?”叼着棒棒糖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坐在桌子上,踢着腿毫不在意的问道。“你耽误我做面包的时间了。”柒似乎有些不满。马神丹则靠在墙边一言不发。斯文扫视了一眼眼前的三位,“复活古神的事只有这三个人和权八郎知道,权八郎肯定不会背叛我,那么究竟是谁把秘密泄露出去了?”回来的路上斯文已经思考了一番,不过并不能确定背叛者是谁,所以还需要再试探一下。


“乱步桑我刚刚在路上遇到了一只面包头的猫,它说它的主人让它来传话,说他是站在古神一边的,真是神奇啊,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会说话的猫呢!”斯文摆出一副惊喜的表情,好像真的很开心的样子。“所以呢?”柒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就为了只猫?古神复活带来异变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不对,店长。斯文的意思是除了我们这三个人其他的知道古神复活的小镇上的人都被关押了,因此那只猫和它的主人要么是提前知道,要么是躲过了那些触手的追捕。后者的可能性很小,所以,你认为我们当中有人泄密了,对么?”名侦探跳下桌子,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语气也有些冰冷。柒的脸色沉了沉:“你觉得是我们?”,而马神丹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倚靠着墙。将三人表现都净收眼底的斯文笑了笑,耸了耸肩说:“不愧是名侦探,乱步桑真是敏锐啊!不过我既然选择了三位,自然是相信你们的,怎么会怀疑你们呢,对吧?”“那可不一定。”乱步桑心里想,“对。虽然我们都有各自的理由,但是在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前是不会背叛的,这一点斯文小姐最清楚了不是吗?”“嗯,我知道。不过,乱步桑,后者的可能性很小但并不意味着不可能不是吗,昨天突然出现的那个白发男子和被他带走的所长不就是例外吗?而且,猫咪还说了现在在面包屋有五个人打算回到过去阻止古神复活。”“什么?!那我们现在......”柒听了立刻站了起来,椅子被她推出去老远。“冷静点,店长。斯文小姐肯定已经有安排了,是吧?”乱步桑说。“对,稍等一会,就会有消息回来了。”斯文摩挲着伤口早已复原的手指说道。


面包屋

血液像蚯蚓一样攀附在窗子上,记录着屋里发生的一切,而屋内围坐在一起商讨着的人丝毫没有发现......



@鈴: 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理论上是别人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一个与铃,或者说是斯文变化的名为“铃”的少女比较好,长得一模一样的瘦小银发女孩,坐在一个大图书馆中如山般堆积的书本之上,埋头查阅着什么。

她翻阅了几本后,突然愣住了。片刻,图书馆内回响起了这样的抱怨声:“都做了些什么啊…!这个白痴姐姐!!”


然而越是封闭的秘境,越是容易被有神秘体质的人误入。

从书堆底下传来的“窸窸窣窣”声响引起了女孩的警觉。女孩轻轻一跃,从几米高的书堆上如雪般飘落,轻轻踏在地上。左手看似不经意地一挥,书山整个漂浮了起来。右手以投掷的手势握着匕首,警戒着书山下的人,或是东西。

“啊——真是的——!为什么每次都会掉到不同的世界去啦——!”书山下是一个趴在地上,大声抱怨的…亚人?应该是亚人吧,她脸上,手臂上都有不同程度的鳞片覆盖。“所以…你是怎么进来的?”虽说有些许惊讶,女孩手中的匕首仍然紧握。“这里是哪里…你是谁?”不知什么种族的亚人少女反而问了这个问题。“进入我的秘境还问我是谁,这时候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名字…发音应该是Líng吧?”“……不要问我啊,那是你自己的名字吧。Líng吗……姑且算是铃吧……这可能就是缘之类的吧……我的话,你可以叫我艾米。”“是艾米酱呀!对不起呀,我是误入这里的,估计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有没有办法送我回去呢?”眼前的亚人少女看起来并没有在说谎。但是,既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估计也无法将她送回去吧。……等等,难道说是古神被召唤时产生的时空混沌影响到了她本来的航线……那说不定就有一举两得的方法了。

“方法是有的,只不过是否能成功我不是很确定。”艾米收起匕首,指向名为铃的异界亚人少女,“而且需要你的帮忙,如果你能帮得上。那么说说吧,你会些什么?我所擅长的……如你所见,创造时间间隙,并且能操控间隙内我创造出的所有东西。”“我没什么特殊的能力啦……我的话姑且算是龙人…?所以龙族和人类的能力我都有……别的能力的话我只会炼金术和炼药而已……我并没有学习过战斗技巧……我只是个药剂师…?大概算是吧。”“……你说你是什么?”“啊?药剂师?我是药剂师,或者说医生比较好理解?”“不是,再之前那一句。”“我是龙人啊?一看不就知道了吗,这鳞片。我是后天的龙人,所以可能看起来不太一样吧,哈哈。”铃的轻描淡写让艾米愣了半天没能找到语句来接话。“还有,我左边没有视野……所以如果要战斗的话请艾米酱站在我的左边…?如果要战斗的话。”铃说着撩起了左边过长的刘海。年轻的少女脸庞上有个相当突兀的空洞,让艾米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我明白了。你还真是总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让人反应不过来的话啊。”“谢谢夸奖!亚伯也经常这么说我呢!”“……那那个亚伯有没有和你说过这不是在夸你呢。”“嗯?你刚才说了什么?”“……做好准备,要出去了。”艾米感觉与铃交流仿佛是鸡同鸭讲。


艾米没想到出口居然连接在水中。

“咕噜,咕噜噜噜,咕噜咕噜咕噜——”铃仿佛在对她说着什么。艾米哪有心思管这些,再不浮上水面她就要死于缺氧了。她尽力浮上水面,本想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撞倒脑袋不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就像腐烂的尸体发出的臭味。一会儿,铃也从水里探出脑袋。“艾米酱为什么不理我——我说了上面感觉很危险的QoQ”“听不懂你的咕噜咕噜语啦!…说起来这不是在下水道里吗…?哪有人会往下水道里堆尸体……啊……姐姐……啧,来晚了吗。”艾米爬上岸,试着拧干衣服上的水。“水都已经被血染红了……”铃说着从水中跃起,落在台阶上。“我感觉到两个生命体的气息…还有一个,比较微弱。”铃看向通道深处,“有说话的声音…一个生命体逐渐离开了。……杀意!”铃消失了。通道尽头传来金属的碰撞声,接着是一声长啸,紧接而来男人的喊声夹杂着肉体撕裂的声音。艾米愣在原地,两眼直直地望着深不见底的通道,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这家伙说不定……可以阻止她啊。”

艾米赶了上去。一个穿着残破不堪盔甲的男人面朝下浮在水面上,失去了一条手臂,全身被烧得焦黑。一旁全身冒着气的铃正在帮一个被挖去眼睛的男人松绑,身边放着的手臂手中握着一把断成两截的刀。“艾米艾米你听我说,我来的时候这个大叔正准备砍这个大叔,这个大叔手无寸铁还没有眼睛,身为武士怎么可以砍手无寸铁的残疾人呢?我就稍微教训了一下,他结果他好不经打啊…”“稍微闭一下嘴。”“……对不起。”铃将男人从水中拖出来,让他平躺在地上。她翻开身上的包裹,在里面寻找着什么,一会儿拿出了一个红瓶子和一个蓝瓶子。艾米上前把男人的嘴扣开,铃将药水倒入他的口中。“先放着不管吧,带着也是碍事,一会儿他会醒过来的。”艾米起身准备找前往地表的楼梯,铃却单手将男人提起扛在了肩上。“?”还一脸不解地看着艾米。“……从这出去吧。”已经懒得吐槽了,果然是异世界吗。



面包屋的地板上不知道为什么开了一个大洞。

几个人本来在屋中讨论今后的行动,突然感觉到地板在摇晃。随之是一声巨响,地板上出现了一个洞。

洞里走出来了两个女孩……和一个被扛着的男人。矮小的女孩先开口了,“我看看,这是多兰多面包屋。啊……染店长,白兰,马神弹,江户川柯南和路人乙,还有一只猫。好,虽然非常非常巧,也可能是缘分,我们到了最好的地方哦,铃。”“啊——原来如此!”名为铃的少女将肩上的男人放下,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是艾米,这个是铃,虽然你们可能会怀疑,但我们现在姑且是伙伴。如何证明呢……”艾米从口袋中摸出两颗宝石,用匕首将宝石敲碎后把匕首丢向窗口。窗上如蚯蚓般的血液马上消散了。“老样子一点没进步啊,姐姐。不,斯文。”

“斯佩小姐……?”染盯着那个少女,口中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斯佩是谁啊?斯文又是谁啊”铃一脸懵圈了的表情左右来回看着染和艾米。“你是斯文,她是斯佩,虽然你还不知道你是斯文。”染平静的说出了让人无法理解的话语。

留言板

1.希望这次本侦探不要被迫害【默默许愿】2.想去逗逗与我同姓的小侦探【推眼镜】————@江户川乱步

场面逐渐刺激起来了呢w(打起来,快打起来!【起哄】)——————@折木凛

神秘莫测的剧情发展.!柒这个名字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的啊XD——@染

到底为什么会有柒啦——@鈴

鱼糕好吃嗷!—————@不明生物